全文阅读
 
 
 

消失的母亲河

发布时间: 2017-06-22 14:45:16   |   作者: 艾尔肯·塔西铁木尔   |   责任编辑: 马雅兰   |   来源: 映画廊

美玉出自我的家乡和田,和田玉日渐稀少更显魅力,盲目的采玉挖掘扰乱了大自然的平静,没人在乎需要挖掘多少吨土方才能从中找到一粒玉石,只要有可能,人们即便是把整个山头都削平也在所不惜。在大型挖掘机轰鸣的地方,大自然也在哀哀哭泣,或许乱世藏金,盛世藏玉的“理由”和田玉的疯狂由来已久。太多一夜暴富的神话在玉石产地流传,而太多的人也渴望着能够一夜暴富,在浩渺无边的黄沙中,在玉龙喀什河乃至更多地方河流和矿山的眼泪背后,有人欢喜也有人悲痛。一些采玉人,只是想谋生,他们看似处于玉石食物链的顶层,但遵循着传统的采玉,并无机械作业,可以理解;而另外一些人,他们为被欲望所驱使,被财富梦而癫狂,可以不择手段,狂挖滥采可恨至极。

千年来,还没有任何一种石头对于我们的吸引力及影响力能够超越玉石,它再也不是一块普通的石头了。而如今,随着经济的高速发展,玉石又被附加了财富、地位、品位的新意义,成为显贵们最新的宠儿。

这条温润平坦美丽的白玉河,逐步变为一个喧嚣的大型工地,原有的地貌被破坏,水土流失,植被破坏,母亲河付出了极大代价,和田玉把人们推向了道德沦丧,腐化堕落,欲望贪婪的边缘上。

艾尔肯·塔西铁木尔

维吾尔族,1967年生,毕业于中央民族学院,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,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摄影家协会会员。

 

2013年1月 和田玉龙喀什河源头。任何一个角落都是他们发财之地。
 

2007年1月26日 和田市大清真寺玉石市场(现已不存在),图片里的人群都在卖卖玉 和田玉最疯狂的时间,每周五六日这里聚集近五万人。我叫“曾经的繁华”。
 

2014年3月 和田市玉龙喀什河大桥下,买买提敏托合提 从两百多公里的皮山县到和田市挖玉维持生活,家有六口人,两个月了才卖了52元的玉。
 

2008年5月 玉龙喀什河边,和田市东面吉雅乡,前景原本是庄家田只剩一块耕地和林带,对面是和田市已经逼进城市中心,我叫他“兵临城下”。
 

2015年3月 和田市桥头玉石市场。这里没有民族,穷富之分任何民族都在这里挖玉做玉开玉器店,和田市玉石加工玉石店到处是。
 

2014年3月 新疆墨玉县伊玛目艾普特清真寺前,在南疆和田喀什等沿昆仑山脉东边很多市县乡村都有类似玉石市场 ,从业在十万左右。
 

2012年9月 玉龙喀什河边洛浦县山普鲁乡比孜里村。村长老组织村民按“集体采挖平均分配红利”形式采挖,拍摄前他们在这里已经上班半年之多。
 

2011年4月 和田市玉龙喀什河床 在大型设备挖掘余留的地方当地妇女用手工工具挖玉。
 

2013年1月 玉龙喀什河边省道69公里处。大型采挖已经威胁到省级公路
 

2013年1月 玉龙喀什河边省道86公里在出玉河对面,河上山中采挖玉的9名顾工,他们每天以50-80元的价格给老板打工。
 

2013年11月 和田市桥头玉石市场,买热木妮莎,三个孩子的母亲在这里做玉石生意5年,老公挖玉。
 

2007年2月 新疆和田市玉龙喀什河边,一个挖玉农民给我看玉让我买下的场景。